超棒的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70 寫字樓展示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八里工的楼从仓库改为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没有设置什么门卫之类的,龙天罡研究了一下,周围也没有防盗报警一类明显的防范措施。邓知意听了马上一刀把门给劈开了,补上一脚,脆弱的木门立刻垮成了几片。
“哈呀,这地方还真是不防贼啊,自信。”她咧嘴笑了一下。
“警惕一些,这里的危险恐怕不比红狱那里低。”辛宓拍了拍邓知意的肩膀,叮嘱道。
众人踏入了写字楼里面。
建筑里就不会有雾气了,不过这里给人的感觉有一些潮湿,有一种堆放了很久纸张和木材散发出来的味道,并不是腐臭,却略显刺鼻。
走廊干净而陈旧,并不像是一个刚刚改成写字楼没几年的状态,一个个小的办公室被划分得很清楚,上面都有名字和编号,旁边还有一个可替换的凹槽,里面放着项目名称。
“旅游公司……可用不着这些东西吧?”燕子丹读了两个房门上写的东西,分别是【客源联络】和【紧急处理】,要说也的确算是旅行社会有的职务,可一般来说这种岗位客服都能包办,为什么还特意分开?
“也许公司比较大。”钱义朋伸手拧了一下门把,没想到居然打开了。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办公室,只是里面没有人,成排的小隔间和电脑整齐排列着,每个隔间都有文件和便条,竟然没一个是浪费的。
这么诡异的地方居然还能满员工作?
陆凝翻了翻几个隔间里留下的文件,是一份份客户的档案资料,也确实都是指向全国各地的旅游方案、意向调查之类的东西,不过……
“这么个小地方的旅游公司居然还承办来自全国各地的业务,真够奇怪的。”邓知意随手翻了两下,大声嘀咕,“这也不是什么连锁旅行社有合作业务,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都没听说过,怎么还要这么多大客户……好家伙,这单子够贵的。”
“我们不是早就知道这里诡异了吗?”辛宓说,“现在是要找真正有问题的地方,或者说能证实这里在搞那些鬼怪事件的直接证据。”
“那我建议往楼上。”龙天罡说,“此处都是一些寻常员工,若是我,也不会将真实情况告知。”
确实如此,一层就有好几间办公室,不过都是差不多的基层工作,如果寻找的话或许结果也差不了很多,都是这样的东西。
陆凝很确定这些订单实际上就是那些鬼怪业务的代称,不过是什么对应关系就不知道了。只能凭种类看出来这个八里工的业务范围还挺广——另一种意义的“广”。
没在一层耽误多长时间,众人立刻沿着楼梯登上了二楼,这里倒是多了几个不同的房间,似乎是组长专门的办公室,除此之外还是一些办公室。邓知意又劈开了一个组长的办公室,走进去的时候陆凝瞥了一眼——作为组长,负责的似乎都是项目了。
【七色谷项目】。
从来没听说过的地点,在楼下看过的一些文件里也没提到过。
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笔趣-70 寫字樓讀書
这位名叫“李玲”的组长办公室收拾得很干净,文件除了几份正在处理的摆在办公桌上,其余的都收好摆在了书架中。屋子里没有多少多余的装饰,只有窗台上有一盆盆栽而已。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也可能确实……很正常?
陆凝打开了书架,翻阅书架上的相关书籍,快速找出需要的东西,这已经是她十分熟悉的事情了,之前也做过很多次这种工作,她的速度很快,只花了五分钟,她就抽出了一本手写的笔记。
别的翻箱倒柜的人们都看了过来,陆凝将笔记翻开过了一眼,很快就找到了里面的关键信息。
七色谷。
【该项目进展顺利,按照目前程度安排,在新年前后便能完成。按照一般进度,已经可以预先开启客源招揽,项目所能带来的效益大约为7,如果不出任何意外,日后可以持续进行。
同时进行的项目之中,只有环石山、清风平原、栗野神社三个项目有同等程度的效益能力,但开发进度方面,我们远远领先。
为此,至少要保证后续资金注入和另外三个项目持平,抢夺先机。】
很简单直白的笔记,这位组长似乎只是将负责的项目状况记录了下来,只不过这种东西哪怕不记下来也是可以的,会这样特意写下来吗?
她往前翻了翻,基本都是七色谷的项目进度情况,由于没有时间,她无法断定这个项目到底进行了多久,大约十几页之前才是另外的项目。
“这里内部也有项目争夺吗?”钱义朋有点疑惑,“而且这些项目肯定不是表面上的意思吧?有什么特殊的指代?”
“肯定是的。”陆凝将这几页笔记都拍了照片,然后将笔记递给辛宓,自己继续在书架上寻找。她又找出了几份和七色谷相关的文件,不过都是一些资金报告和进度报告,而且都是那种明明知道不对劲却表面上依然正经报告的内容。
直到最底下一排,陆凝蹲下身,抽出了一份人事报告。
【七色谷项目直接负责人,人事调遣。】
里面有七个名字,而其中陆凝甚至知道两个人——郑云亭、皮钉。
她一瞬间知道七色谷到底代表什么了。
“大家……社长就是参与到了这个项目里面。”陆凝说道。
而众人都知道,社长最终变成了红狱的一环,被利用得彻彻底底,甚至连死亡都不算干净利落。七个人,也就是说……
“是冥府牢狱的召唤计划。”段烨开口,证实了众人的猜测。
“那个皮钉就是我们在枣园庄最后没能抓住的人吧?”钱义朋指了指另一个名字,“他被这边选择成为了项目的负责人?那岂不是说……”
“估计他也凶多吉少,我不在乎一个恶人死掉,只是如果他死了还会引发更大的灾难,那还是多活两天比较好。”陆凝说。
而另外五个名字这里的人都不认识,陆凝猜测其余几个队伍应该是知道的,她取出手机,白环依然安心而可靠地连接着通讯,她拨出去的电话打通了。
首先是卢江洋。
她依次询问了几个名字,很快印证了猜想。这里面的一个叫“文泰”的人是祁旭刚此前遇到的一名道士,不过水平不高,行动莽撞。祁旭刚只和他互相帮了一次忙就分别了,印象倒是挺深的,没想到在这个名单上。
陆凝稍微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要问这个,也询问了一下对方的动向。卢江洋和祁旭刚已经无法打出去电话了,他们也早就来了八里工,并遇到了相同的情况,也是随便选了一个八里工走了进去。
之后,史大农那边也是相似的回答,他们认识的人是名单上的张诚义,这个人是从一个小村子里走出去的大学生,在那个村子里很有名,史大农见过他的照片,据说是在大城市里找到了一份工作。
最后田阳那边麻烦了许多,陆凝花了半天才让他们相信是自己能够打出电话,而不是什么鬼怪装的。而即使如此,田阳也几乎没透露任何信息,只是确定他们认识其中一个叫“方平”的人。
“打个电话真是累死了……”陆凝挂掉电话之后长出一口气,“确实大家都进了八里工,不过也都进入了不同的八里工,这里的问题还是没有弄明白。这些人看起来的确和我们这些同学的经历都有关系,或者说……和我们有关系。”
“但七色谷已经基本证实是召唤牢狱的计划了吧?”辛宓问段烨。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愛下-70 寫字樓熱推
“我想不到别的可能。”段烨简短地回答。
“那么,这上面提到的和七色谷相同级别的几个计划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召唤冥府牢狱还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吗?”
“看样子就不是。”陆凝叹息了一声,“社长被安排到七色谷的项目里了,那个假的社长呢?他又是什么项目里的?我们的接龙应该不是没有意义的吧?估计也和这里的安排有关。”
“那我们把另外三个也都砸了吧!”邓知意兴致勃勃地说。
只是两秒钟没人反对,她就跑出了门,外面响起了响亮的哐当咔嚓声,不知道几个房门也遭了难。
“这里……真的毫不设防。”龙天罡沉声说。
“说实话,我们如果不是认识这些人,又经历过红狱,根本没办法从这些文件里推断出什么来。”陆凝回答道,“我觉得另外三个就算找到了也是一无所获,这里的重要事项是绝对不会摆在明面上的。”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即便邓知意砸了好几个门,众人也花费了大量时间去查看资料,结果依然是看着很像普通的项目计划安排的各种文件。
“去三楼吧。”燕子丹有点丧气地揉了揉眼睛,长时间翻找让她感到眼睛痛了,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窗户,“天还没亮吗?”
“奇怪……”靠近窗户的邓知意撩开窗帘,“一点亮都看不到啊!”
“就以不会天亮为准备继续调查吧。”陆凝早已做好了准备,“上楼。”
三楼和楼下的差别同样不是很大,只有那种群体办公类型的办公室在减少,而更多的都是各种部门……对于一家旅行社来说,分得未免过于细致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四楼就是最后一层了,本来这里就是改建过来的,其高度不高,面积也就那么回事。陆凝刚准备上楼梯,忽然被人抓住了肩膀,她扭头看了一眼:“段先生,什么意思?”
“这里我先上去。”段烨的神情难得严肃了起来,陆凝自然不敢小觑,马上让开了路。段烨手上掐了一个诀,放轻脚步,用很慢的速度开始上楼。天还没有亮,漆黑一片的楼梯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陆凝等人跟在段烨后面,也不敢跟得太紧,做好随时撤回三楼的准备。
经过拐角,没有发生什么。
陆凝闻到了一股更浓重的潮气,仿佛榻榻米受潮许久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略带一股霉烂感,这种味道从楼上飘下来,隐隐约约,一旦察觉就让人感到有一丝不适。
“离。”
段烨忽然轻声吐出一个字,同时脚步一踩。众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缕火光从他踩下的方位迸开,飞速烧向了楼梯上,在这一瞬间,一股阴风伴随着大量绿色粉末从楼上吹了下来,火焰迅速和粉末混合在一起,然后便是剧烈的粉尘爆炸!
轰隆!
连段烨也脚步不稳后退了两步,剩下的人更是被震得头晕眼花,陆凝、邓知意、龙天罡几人已经抽出了武器开始准备协力了。
“退后!”段烨大声吼道,随即再次踏出一步,“震!”
雷霆随着脚步炸裂,将残留的绿色粉末一扫而空,这位道士终于肯动真格了,此时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根黑色的短剑,在被火焰照亮的楼梯间里,短剑却依然不反射任何光。
“道士,当知谨慎行事,得收手时且收。”楼上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女声,众人的角度还看不见,但段烨显然看见了,只是一声冷笑。
“你不是什么追寻真理之人,也不追求什么正义。”女声继续道,“楼下三层已经给了你们足够推断的信息,不要再试图向上,不要妄图找到更加深入的东西……”
“你们的样子,就是更加深入的下场吧?”段烨说话了,“这又是为了什么呢?好好作为一个人活着难道不好吗?非要变成这种鬼样子,有什么比正常的生活更加美好的?”
“道士,你要知道,此为下策。”女声回答,“若非走投无路,也不至如此。然而此地不过掩人耳目,唯一空城,纵然你们能够攻破此层,亦不过是得到我等已被废止的计划,无用。”
“八里工究竟想要做什么?我虽然不甚了解,可光从这一点信息,已经知道他们的业务范围实在太广阔了。天地人神,谁能容忍这样的做法?”段烨举起黑剑,指着楼梯上,“说说看,这番搅动阴阳两界的行为,究竟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