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起點-第六百零四章 剋制!用血繼界限打敗血繼界限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呵呵!已经被人完全洗脑了吗?”
宁次微眯起眼睛,白这么说,他倒是不意外,只是这么一看,就不能以和平的结局收手了呢!
不过也罢,要打的话,他也不在怕的。
“你不过是在这里任凭一张嘴乱说罢了,再不斩大人……不,包括我,对雾隐村都是忠心耿耿的,什么组织?什么目标?阻拦我们完成任务的人就是想要组织雾隐村走向和平的人!当然该死!”
“而且你自己也说,你是再不斩大人的目标。你是再不斩大人要杀死的人……既然这样的话,就由我来动手吧!”
“原本我确实不想杀人,但是这不代表我真的不敢,或者没有能力杀死你!”
话是这么说,但是白心里也明白,要对付眼前的宁次,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事情。
因此如果不能抱着必须杀死宁次的想法的话,或许还真的没有机会战胜这个家伙!
“那么来吧……”
宁次往后退了几步。
身后的佐助和鸣人则是各自紧张起来。
“喂,你这家伙……原来知道这招式是为了困住敌人的啊!那为什么不从外面直接破坏?”
鸣人问道,宁次看到他们在魔镜冰晶之中仍然视对方为同伴,顿时万千心思涌上心头。
他淡淡说道:“你们两个退后,不要被卷进来,会丧命哦。”
宁次的话温柔,但又丝毫不失锐利,二人都识趣的退后了一段距离。
“秘术·魔镜冰晶……”
“秘术·魔镜冰杀!”
“次次次次次”!
只见所有冰晶之中倒影出白的身影,而白的身影和分身竟然化作实力,在冰晶与冰境之中传递。
在传递和倒影之间,白的影子数量飞速增长!
直到每一块冰晶之中都至少存在了五个重叠的影子,握着的长针,也都重叠着影子。
宁次见状,笑道:“看来,你真的要开始认真了呢!”
只是宁次还不确定,眼前这个女孩真的打算杀死自己吗?
反正他的推测也不够准确,这个世界的再不斩既然能够加入晓组织的话,那么就不再是那个温情的再不斩了,而是纯粹的杀手忍者。
没有感情的杀手忍者,那个时候不在白的面前杀死自己……
或许是为了继续利用白吧?
宁次想到这里,长针从背后刺来!
“阳遁·毗沙门天!”
“轰”~~
现在的宁次,已经能够在瞬间释放八卦·一击身了,利用体术将自己的查克拉在一瞬间附着于四周。
而拥有自己查克拉的空间,就可以任由自己变动位置,这样就可以做到类似于时空间忍术的效果,虽然速度上不如飞雷神,但是却也是空间位置的变化!
只见那些飞来的长针,莫名的就受到了一股外力,朝着反方向而去。
“咻咻咻”~
“叮铃”~~
一根根针纷纷刺向冰晶,随后又缓缓落地。
直到最后一根针落地,宁次轻笑道:“攻击的手段,远远不如防御的手段,这难道不就是雾隐村暗部之中的医疗部队么?和这个能力类似的还有鬼灯一族的水化之术,直到今天鬼灯一族真正战斗力强的忍者也就只有二代目水影鬼灯幻月和现在的鬼灯一族天才忍者鬼灯满月,不正是因为你们雾隐村的医疗部队需要这种忍者吗?”
“你的冰遁也是,水无月一族被雾隐村所杀,你一直怀恨在心潜伏在雾隐村不就是为了复仇吗?但是……”
宁次缓缓松出一口气,他说着也有些无奈,自己在雾隐村的调查基本都是和白有关的线索。
多亏了自来也的出现才让他得知了再不斩的消息,否则的话,就是空手而归了。
“因为再不斩和雾隐村那些只在乎和平的家伙不同,再不斩是有野心的。你觉得再不斩最终会帮你完成复仇,对吗?对我来说,你才是真的天真呢!”
“噗噗噗”!!
水流不断!
“水遁·水贻拿原!!”
“滋滋滋滋”~~
水流落地地面,迅速扩散!
“佐助、鸣人!将查克拉凝聚在自己的鞋底!”
“喔!”
佐助这也才看清楚,那些水的表面,也附着了一层查克拉。
“看来好像没什么危险……”
佐助眨巴着眼睛,喃喃道。
宁次说道:“因为那些水已经被我用查克拉覆盖了一层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你们还是保持好自己脚底的查克拉吧,否则被这些水控制住,就麻烦了。”
白听宁次说了这些,一时间竟打乱了自己内心一直认定的事情。
但苦于不好承认,她依然嘴硬道:“我知道你去雾隐村做过调查,但是你所调查到的事情就是真相吗?真是无聊!”
“杀不死死你们,只是我的情愿罢了。对我来说,只需要把你们困在这里,等再不斩先生打倒你们的老师,再来处置你们就好!”
“秘术·魔镜冰封!!”
白再次结印,这一次,她的面具碎裂了一个口子。
“嚯?”
宁次微微皱眉,开启了白眼。
只见白的膻中穴,开始缓缓动摇,从胸口凝聚查克拉而起,直冲脑门。
“面具裂开了?”鸣人惊讶道。
佐助迟疑道:“从查克拉量来看,应该是负荷太大,对身体四周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只见冰缓缓在空气中凝结,将魔镜冰晶的冰块开始缓缓连接,速度十分之快,很快就将魔镜冰晶之中的三人,死死控制住,连一点通气口都没有。
“这……才是我的血继界限,冰遁……”
“佐助!”
鸣人喊道,佐助也点头。
“我们再来一次!”
“火遁·凤仙火之术!”
“风遁·烈风掌!”
“咻咻咻”~~
手里剑跟上,又是一招疾风闪光火焰旋风十八式!
只见炽热的火焰这一次碰上冰晶,却像是哑火了一样,毫无作用!
手里剑也从炽热到冷冰,落入地面。
“就算是拥有克制关系又怎样?我的冰遁是真正的血继界限,只是简单的风遁和火遁是组合忍术,也是无法破解的!你们就乖乖的呆在那边的战斗结束吧!”
听着白说着,宁次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血继界限吗?那么……如果是血继界限的完美克制关系,你觉得如何呢?”
宁次说着,伸出两只手,结印!
而他结印的姿势,是左手一个风遁印、右手一个火遁印!
“也就是说……要用血继界限打败血继界限,你说如何呢?”

Categories: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