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第六百五十九章 魔祖的感激熱推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翼洲侯造反,夏桀出手,本想着是试探一番大商的底蕴。
真龙出世之前,必然会有潜龙开道。
可谁知道,这一试探直接逼得子辛不得不使出了王炸,炸得所有人头晕眼花。
十二祖巫的真身!
谁能想到,子辛竟然凝结了十二祖巫的真身,这简直是惊天王炸,炸得所有人身躯颤栗。
“事到如今,唯有那摘星楼上,咱们没有去试探过了!”大云道人一双眼睛看向摘星楼,目光里露出一抹凝重。
大商皇城有两处龙潭虎穴,一者是鹿台,二者就是人王所居的摘星楼上。
“我去,你在外面接应我。”云中子道了句。
“一起去吧,我总觉得摘星楼内有大恐怖,我怕你应付不来。”大土道人拒绝了云中子的话。
王城外
面对着西王母射来的时空乱流,子辛眉头一皱:“这世间最难缠的就是时间的力量。不过,对我来说却也不过如此。你若巅峰时期,持着昆仑镜来杀我,我自然也忌惮三分。但你现在来的太早了。”
一语落下,斧头劈出,时光乱流破碎,那斧头无视时空,直接向着西王母当头劈砍了下去。
“休伤我主!”陆吾一声咆哮,挡在了西王母身前。
“砰!”
一击落下,陆吾化作两半,神血喷溅而出,那斧头余威不减,继续向西王母劈来。
“西王母是陨落,我的因果便了了。可惜,西王母不是那么好杀的,既然如此我不如出手将西王母救下,也算是在化解一部分因果。”重阳宫中,虞七心头一动,天意如刀闪烁,眼见着那斧头穿过陆吾,即将劈飞昆仑镜与西王母,只见虞七手掌伸出,时空撕裂,那西王母霎时间消失在了场中。
“砰!”
斧头穿过虚空,一颗星辰被切碎,化作流星陨灭。
“陆吾!!!”重阳宫内,西王母一声惊呼,满是焦急的呼唤。
一道真灵卷起,只见那陆吾的先天神祗本源飞出,落在了封神榜上。
“莫要叫了,亏得子辛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不到家,否则陆吾必然灰飞烟灭,哪里还有本源被封神榜保存下来。好歹是讨了一命,已经是邀天之幸。”虞七摇了摇头。
“可是,封神榜如何及得上自由之身?都是我的错,错非我当年布局出现岔子,也不会有今日的祸事。”西王母的眼神里充满了自责。
虞七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大商的朝歌,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现在的子辛,很无敌啊。”
大商王城内
天地一片寂静
一斧头击败夏桀,一斧头劈死陆吾,又击败了西王母,所有人心神都在颤栗。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抬起头,一双眼睛看向子辛,眼神里露出一抹惊悚。
这般强大的子辛,当真是众人能抗衡吗?
“哈哈哈!哈哈哈!尔等受死吧!”子辛一声狂笑,手中斧头又一次卷起,似乎想要将场中的所有强者尽数剿灭。
眼见着那斧头上混沌之气流淌,法则之力沸腾,锁定了场中所有强者,就要劈落而下,可谁知道子辛忽然一声惊叫:“大胆,你是何人?”
话语落下,手中斧头顿住,再也斩落部下,整个神煞真身不断震动扭曲,十二祖巫的身形不断变换。
朦胧中,一朵黑色的莲花出现在了那神煞大阵内。
此时此刻,子辛慌了神。
在他的元神内,不知何时一朵黑莲凭空浮现,并且刹那间遍布其整个三魂七魄。
“你太弱了!你的心魔太强大了!想不到,侵占你的心神,对我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罢了。本以为侵占你的心神,还要老祖我大费周折,可谁知你竟然心中有如此魔念、破绽。”魔祖立于子辛的心神之中,黑莲不断扎根衍生,循着冥冥中的因果法则感应,向着那十二祖巫内的子辛真灵侵袭了过去:“不单单有蚩尤的魔念、还有你的杀戮、你的仇恨,哟,还有前世今生,这么多的遗憾,这么强大的愿望,怪不得会如此。怪不得会如此。”
魔祖的声音里充满了好奇。
“你是谁?你为何会知道孤王心中的秘密?你为何会出现在孤王的心神内?”
最大的秘密被道破,子辛心中杀机立即卷起,恨不能将眼前之人厮杀至魂飞魄散。
“你被骗了傻瓜,你的未来根本就是假的,不过是西王母以昆仑镜模拟出了一种未来手段而已。可笑,你一直活在虚假的未来之中。”魔祖摇了摇头,声音里充满了魅惑之力:“不过西王母是好人啊,错非他施展手段在你的心底种下了这般大的大自在心魔,老祖我如何这般夺了你的一切造化。”
“休要诓我,孤王分得清真假,我的前世是真的。错非如此,这诸般机缘,怎么会尽数为我所用?”子辛辩驳,一拳向着魔祖打来。
“你之所以获得如今机缘,不过是数术推演罢了。别人将各种机缘推算出来,为你塑造了一个虚假的未来,仅此而已。”魔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看一个可怜人。
“果然如此?”子辛闻言精神一阵恍惚,自家的意志内不知何时一朵黑莲开始缓缓绽放。
那未来之事,终究是他心中最大的魔念,最大的执着!最大的遗憾!
能放下的,就不是执着。能看淡的,就不是遗憾。
看不淡、放不下,七情六欲缠身,在魔祖的眼中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魔胎。
西王母与诸神是个大好人啊,虽然当年这群古神撺掇着合在一起镇压了自己,但却也让自己避开了天帝时代。
然后又给自己准备了如此完美无缺的肉身等候自己降临,还有比他们更好的人吗?
没有!
一个也没有!
子辛此时外合十二魔神之力,绝非魔祖能够抗衡,只见一拳之下,魔祖的黑莲化作齑粉。
但是待到那股伟力消散之后,冥冥中一股怪异的力量衍生,只见魔祖又在刹那间复活,那破碎的黑莲又一次重组。
“这?”子辛见此一幕骇然失色:“你到底是谁?”
他一心十二用,操控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便已经是捉襟见肘,此时自家元神内又被人入侵,当真可谓是雪上加霜。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我是谁?”魔祖轻轻一笑:“你可以称呼我为魔祖。”
“魔祖???”子辛闻言失声惊呼:“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故与我为难?”
“哈哈哈,老祖我行事随心所欲,不问快意恩仇。”只听魔祖轻轻一笑,也不反抗子辛的攻击,伴随着一次次破碎,一次次重组,不断侵袭着子辛的本源。
“糟了!我的心神之力就是我最大的破绽,想不到竟然被魔祖给盯上了。”子辛此时慌了神。
外界的大敌不足为惧,他内心中的元神,才是软肋。
外界
子辛攻击出现迟滞,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因为心神失衡,所以变得不稳,场中众人俱都是人精,知晓子辛必然是神通出现了破绽。
只见那夏桀强行提起精神,离恨钩裹挟无量大海之力,撞入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虚影内。
“轰!”
一击落下,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告破,十二位祖巫真身化作一道精气,重新没入了子辛的体内。
此时子辛内劫外劫齐至,眼神里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有趣!有趣!”
外敌当前,他顾不得魔祖了。
要是不先将外面的这群大敌诛除,还不等他祛除魔祖,自家肉身已经被人给斩了。
“再来!”子辛一声咆哮,周身浊煞之气翻滚。
“不可力敌,底细已经探查而出,回去寻找克制之法。”一道古老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夏桀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妙,如今西王母遭受重创,其余的各路强者皆被子辛震慑,单凭他自己,万万不是子辛的对手。
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只要知道对方的底线,那就好办了。强如当年十二祖巫真身在世,不也依旧是被人给弄死了?
更何况如今这方世界封印在不断破解,圣人时代即将降临,子辛虽然强,但却未必没有克制的办法。
眼下可不是硬壳十二真身的时机。
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威能,实在是恐怖得很。
多亏子辛当初没有忍住贪念,前入昆仑被西王母夺回了昆仑镜,否则等十二祖巫的真身真的重组,到时候不是一般的麻烦。
所有人都要凉凉。
各路强者走的一干二净,转眼间跳跃虚空而去,子辛面色阴沉的站在城头,并没有继续追赶。
他体内的情况很不乐观!
“来人,将翼洲侯与这些叛党给孤王压下来。”子辛说完话一步迈出,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摘星楼内。
而此时,摘星楼内的大云道人与大土道人正在翻箱倒柜寻找九龙神火罩,万万想不到子辛竟然如此快的就平定了混乱,一时间六目相对,整个摘星楼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呵呵,二位真人在孤王的摘星楼内作甚?”子辛忽然笑了,笑容道不尽的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