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八百二十四章 晉升讀書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雾气笼罩的幻影界中。
亚戈,注视着阿蒂莱手中泛着幽蓝光辉的宝石。
一颗给他奇异感触的宝石。
一颗让他身上的银之血都有所触动的宝石。
一颗让他身都有所触动的宝石。
她已经拿到了宝石。
正是这件事,让他从对“永恒噩梦”中那本疑似为认知碎片形成的石质书籍的思考中转移。
而且,他也立刻明白了状况——
“看来,我是个诱饵?”
亚戈那一对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眸子望着眼前身着长袍的女人。
“不,我也是诱饵。”
对于亚戈的目光,正把玩着宝石的阿蒂莱耸了耸肩膀:
“看他觉得你比较重要还是我比较重要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
“是的,他。”
阿蒂莱眯着眼睛,仿佛有火焰在其中燃烧的美丽瞳孔注视着手中的宝石:
“‘永恒噩梦’,你也可以叫他‘梦境之蛇’,又或者具体地称呼他为‘梦境之蛇的梦’。”
“‘梦’?”亚戈立刻联想到了梦境途径的能力,“梦中人?”
“模糊虚幻与真实的边界,让梦境呈现。”
阿蒂莱似乎并不是在看前方的什么,而是在看向更遥远的地方,甚至…..遥远的另一个时间?
离开永恒噩梦后恢复过来的感知,让他大概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只是,没有概率之线,让他无法准确把握阿蒂莱到底在看哪里,除非,他使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
“是的,我也没有想到,黑钟学会里会有一位真正的迷途者。”
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惊讶和感慨的神色:
“不,更准确地说,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蛇之梦吧?”
“真正的迷途者——‘影法师’。”
“是‘影法师’的梦境呈现,然而‘影法师’更是梦境之蛇的呈现。”
“而他正试图在‘永恒噩梦’中让塑造出‘梦境之蛇’。”
阿蒂莱的几句话,让亚戈思绪不由得一顿。
“永恒噩梦”这位黑钟教会的高层是迷途者“影法师”的梦。
而迷途者“影法师”是“梦境之蛇”的梦?
“永恒噩梦”则是试图在“永恒噩梦”中塑造梦境之蛇?
听到这样的关键信息,亚戈很快就联想到了那个代表无限符号的循环。
就像…..就像……
“‘祂’快要复苏了。”
阿蒂莱的视线从遥远的另一处回归,回归到“永恒噩梦”的入口,那扇立在空地上的门扉的语气似乎有些怪异:
“不,重生?也不对?诞生?算了,以我们所处的时间,是无法确定‘祂’的状况的。”
“不过……”
她扭头看了一眼亚戈: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也不是能够旁观的消息。”
“如果‘祂’这一步完成,那么祂就会成为‘时间’本身。”
尽管亚戈还没有从关于梦境之蛇、影法师和永恒噩梦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中脱出,但是,听到阿蒂莱那明显带有警告的话语,他也很快就反应过来:
“该怎么做?”
“你能做什么?”
阿蒂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以你现在的阶段,‘祂’做完这一切,你也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不是‘戏命师之牌’,你甚至都不会被关注。”
听到这句话,亚戈倒是没什么情绪。
是的,虽然他已经是双序列的序列5,但是,面对很明显是高序列层面的事情,面对很明显高出不止一个层次的事情,亚戈当然不会自信地觉得自己能做什么。
甚至,他连具体,更细节的一些事情都不知道。
他之所以这么问,其实只是想知道阿蒂莱会做什么。
阿蒂莱是黑钟学会的成员,对于很多事情比他要了解。
而他和阿蒂莱的约定也是如此——
他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帮助阿蒂莱做一些事,阿蒂莱给他情报。
当然,交换条件中还有关于序列途径的情报。
而这时,阿蒂莱继续道:
“比起我们应该做什么,还不如看看那位血宴皇帝会做什么。”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视线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转向了亚戈现在不知道应该说是哪个方位的方向,但是,概率途径的力量,戏命师之牌的力量,让他得以确定——
物质界。
“虽然不是同一座尽头之塔,但是,如果成功了,对他来说肯定不是好事。”
阿蒂莱的笑容中带着幸灾乐祸的感觉。
“比起我们应该做什么,还不如看看那位血宴皇帝会做什么。”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视线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转向了亚戈现在不知道应该说是哪个方位的方向,但是,概率途径的力量,戏命师之牌的力量,让他得以确定——
物质界。
“虽然不是同一座尽头之塔,但是,如果成功了,对他来说肯定不是好事。”
阿蒂莱的笑容中带着幸灾乐祸的感觉。
“所以,要把情报传到…..物质界吗?”
亚戈问了一句。
“没必要。”
阿蒂莱摇了摇头:
“梦境之蛇如果完成复苏,构成循环,那么他就会成为‘时间’本身——”
“不仅仅是永恒噩梦内的时间,其他的地方遗落的时间碎片,夜会在第一时间有所触动。”
“哦,不,是已经触动了。”
阿蒂莱忽地露出笑容:
“时间的力量,在这时间混淆的混乱地带,真是有别样的效果。”
“过去、现在、未来混淆的地方,‘开始’和‘完成’,可以说是‘同一时间’发生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也没有必要帮助敌人,不是吗?”
她那仿佛有火焰燃烧,有风暴卷动的眼瞳中,弥漫着淡淡的笑意。
“敌人…..吗?”
亚戈咀嚼着这个词语,视线转向了物质界“所在”的方向。
为什么是敌人呢?
他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阿蒂莱并没有给他继续询问的机会,在一股奇异的感触中,她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不见。
“信使”的力量….
“合作结束了吗?”
眯了眯眼睛,亚戈放下了对蓝血宝石进一步的探究欲,扇动银黑色的鸦翼,勾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逆溯着光流,向着既定之湖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