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第872章 逆十字軍 一熱推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5月27日,马略卡王国,蒙彼利埃,布奇盖堡。
蒙彼利埃是地中海西北岸的一座城市,是前任阿拉贡国王海梅的起家之地。海梅晚年将自己的国土一分两份,伊比利亚半岛上的阿拉贡本土分给了大儿子佩德罗三世,而海上的马略卡群岛和大陆上孤立的蒙彼利埃就留给了小儿子海梅二世,成立了马略卡王国。
阿拉贡和法国人的关系一直不好,从地图上来看,小小的蒙彼利埃被周围的法国领土包夹,局势实在是有些危险。不过蒙彼利埃北边是群山,有地势天险可凭恃,而且有整个阿拉贡作为后盾,虽小却奇硬无比。再加上在之前的几十年里,法国人一直在和英格兰人和天方教徒等敌对势力纠缠,内部贵族也在拖后腿,所以没功夫吃掉这个窝边草。
布奇盖堡就是蒙彼利埃与法国交界处的一座堡垒,北有大山,南临大湖,控扼住了两国间少数几个陆路通道之一,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险要之极。
以往,两国间虽有摩擦,但没直接动手,布奇盖堡的生活还算平静,甚至有不少商人来往居住,人气不弱,不过现在情况就不同了!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ptt-第872章 逆十字軍 一分享
阿拉贡分家,蒙彼利埃背后只有一个小小的马略卡王国,实力弱了不少。法国新国王腓力上台后,又跟英国的爱德华达成了停战协议,迎来了难得的和平,还在国外有叔叔查理和教廷等强力外援,近年来又搭上了热那亚和华夏舰队的线,实力大增。一增一减之下,脆弱的平衡自然就被打破……一场战争要开始了!
腓力从各地征召了贵族和骑士,集中到了西边的贝济耶,又浩浩荡荡向东边的蒙彼利埃进发,等到了今天,就抵达了布奇盖堡之下。
布奇盖堡依山傍水,城防严密,绝难攻打下来。法军经验丰富,没有贸然进攻,而是抢占要点,先把这座堡垒包围起来,等待战局变化。
“对,那个山头的哨塔必须拿下来!……居伊,带你的人去守住那个河口!”
堡西的一处法军营地中,波瓦第尔公爵达尼埃尔正大声地吼叫着,给手下的贵族们分配任务。他是法国的一员老将,曾追随先代国王路易九世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深受腓力信任,因此这次出征,也是委任他指掌军权。
达尼埃尔今日穿了一件购自华夏人的全套板甲,熠熠发光,极为华丽,往高处一站,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支部队大部分由各地贵族带领的私军组成,本来各有山头,统筹极难,但被他的气场这么一镇,竟然都乖乖领令做事去了,可真是稀罕。
“公爵!”
等到达尼埃尔把命令布置完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回头一看,见到一个十岁左右穿着绿色衣服的少年——他是国王腓力的第三子,瓦卢瓦伯爵夏尔。
(注:夏尔和查理实际上是同一个词,为了避免与之前出场过的西西里国王查理混淆,换了个翻译)
夏尔的母亲是阿拉贡公主伊莎贝拉(老国王海梅的女儿),理论上拥有阿拉贡的宣称权,腓力打算胜利之后扶持他成为新的阿拉贡国王。因此,即便今年他只有十岁,腓力也把他派到军中,熟悉熟悉气氛,也培养一下人望。
毕竟年纪还小,军务不需要他操心,但这夏尔人小心大,在营里闲不住,就出来看达尼埃尔指挥,也没上去添乱,等到他布置完命令才上去搭话,又问道:“公爵,你说,我们攻下这座城堡得用多少时间呢?”
这时,东方的一个哨塔发生了交战,射箭声与喊杀声此起彼伏。达尼埃尔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回头答道:“布奇盖堡不是个小堡,看这层层叠叠的城墙,按老法子的话可不好对付,得先围城,然后掘壕架起器械,可能要几个月才能攻下来。但现在不一样了,南边不远处就是大海,我们将它围困住,不久后查理国王就会带着他的战士和热那亚战船抵达,到时候就好办多了。”
“大海吗?”夏尔看了看南方,“可是他们要怎么过来呢?”
布奇盖堡南边的水体是一个泻湖地形,水面往南大约五公里有一道细长的沙坝,将湖水与南边的地中海分隔开来,湖与海之间唯有一条狭窄的水道相连,水道处有一座塞特城看守。所以外来海军想过来是很困难的,也是因此布奇盖堡才更加坚固,不用担心水路上来的攻击或者被绕过去。
达尼埃尔笑道:“不就是一个塞特城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
5月28日,塞特城。
塞特地理位置关键,水运便利,是蒙彼利埃对外交流的主要港口。往日间,这处港口大小商船汇聚,很是热闹,可到了今日,南边的海上却遍布挂着异国旗帜的战船,情况危矣!
西西里国王查理与侄子法王腓力达成联合对付阿拉贡的协议之后,就组织了一支海军,雇佣了不少热那亚人和船,还请了华夏战舰压阵,前来攻打这个塞特港,试图与法军水陆配合,攻取蒙彼利埃。
但塞特港地位重要,因此防御也特别坚固,城墙哨塔层层叠叠,不亚于布奇盖堡,并不好对付,不然外敌早就攻过来,也不用等到现在了。只是,时代变了。
“轰!”
一枚炮弹自一艘热那亚战船上发出来,砸到了塞特港水道旁的一处石墙上,不少石块垮塌了下来。
去年战后,热那亚人见识了火炮的厉害,此后就一直试图获取这种利器。他们一方面向华夏人请求购买,另一方面直接把沉没的威尼斯战船上的火炮打捞上来用。今天这艘战船就是他们的实验品,将一艘普通的加莱船进行改装,削低了艏楼,在上面配备了一门大型火炮,再在边角处设置一些小炮。这样的炮船今天来了四艘,既是给查理作战,也是验证新式武器的作战效能,如今不需华夏战舰出手,它们就抢先对塞特港的城墙发动了进攻。
毕竟是新锐的火器,在它们面前,城上的守军瑟瑟发抖,反击的弓弩根本够不到海上远处的战船,只能被动挨打。只是,6kg多的炮弹毕竟不算多重,热那亚人自己配置的火药性能也很差,虽然把城墙打得摇摇欲坠,但想真正摧毁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
看他们这费力的样子,后方的燎原级螭吻号忍不住了,主动出手轰塌了海岸附近的几处哨塔,然后又发射榴霰弹清理了一遍露天城墙。然后,查理的人乘船登陆,用传统的方法架梯子登上城墙,占领了塞特城。
稍后,热那亚人和查理手下的战船自水道进入泻湖之中,直逼布奇盖城。他们对攻城的帮助不大,毕竟就那四门滑膛炮,够不到半山上的城堡。但是控制了水路之后,他们却能帮助法军绕过这座关隘,直插蒙彼利埃的腹地。上百艘大小船只载着法军们在东方的伊萨卡城登陆,打了守军一个措手不及,接连攻城略地,直抵蒙彼利埃城下。
其时马略卡国王海梅二世正在蒙彼利埃城中,在如此恶劣的情形下,不得不签订城下之盟,让出蒙彼利埃等大陆上的城市,换取回到马略卡群岛的机会,并允诺了热那亚人和华夏人在马略卡群岛自由来往经商的权利,还加入了对付阿拉贡王国的联军之中。
……
6月11日,阿拉贡王国,萨拉戈萨。
萨拉戈萨的夏季还是如同两年前一样干燥炎热,红顶屋舍围出的街道中,行人车辆来来往往。
一行骑士自东而来,匆匆进入城中,又呼喊着驱赶开街道上的人车,进入城南的三角宫之中,将一份华丽的信件送到了国王佩德罗三世手上。
“教廷的信?”
最近坏消息接连传来,佩德罗怀着最坏的预期拆开这封信,取出一张羊皮纸,读起上面用花体字写就的拉丁文。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读毕之后他依然气愤地颤抖了起来:“上帝诅咒他们!他们竟敢如此!竟想让我放弃阿拉贡王位,让给瓦卢瓦的夏尔?简直是做梦!”
送信过来的骑士脸上同样愤懑,说道:“法国人还说了,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教宗就会组织一支十字军来讨伐您了……真是无耻!”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佩德罗三世看了看信,冷笑道:“十字军?法国的腓力、西西里的查理,意大利人,可能还有外来的华夏人,哼,的确是强敌,但他们也敢自称十字军?十字军是为神而战,驱逐异教徒的!他们才杀过几个异教徒?我们阿拉贡人辛辛苦苦,从几座城市开始,从异教徒手中夺回了大片的土地,我们才是真正的上帝子民!他们如今觊觎我们的土地,却还要打着神圣的旗号,这哪里是十字军?明明是逆十字军!”
(注:逆十字军是历史真实出现过的一次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