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672 莊生,港島您就是天!(求訂閱,求月票!)推薦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开车。”
“我要送蒋生和陈生一程!”
庄生把烟蒂弹出车窗,车窗缓缓拉上,轿车离开泊位,向前驶去。
烟蒂摔落至地面,砸出一团花火,一闪而逝的花火旋即熄灭。
人氣連載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672 莊生,港島您就是天!(求訂閱,求月票!)看書
刘建明开车离开。
“兄弟们可以做事了!”
此刻,宋子杰按照长官的布局行动,敏锐的抓住时机,拿着对讲器大声吼道。
“yes,sir!”
各个小组的长官高声应命。
旺角。
“行动!”一名华人督察朗声喊道,一排手持盾牌,抓着警棍,全副武装的防爆组警员扛起盾牌,后方一队警员则甩开臂膀,远远抛出一个个烟雾弹:“嘶嘶嘶。”
烟雾弹摇曳着黑色尾烟掉落在地,瞬间连成一片片的灰烟。
古惑仔们正在混乱交战,忽然看见眼前浮现迷雾,咳咳,眼睛、嗓子都给呛的不清。
“差佬动手做事耶!”古惑仔们大声喊道。
可惜,洪兴、东星双方都厮杀上头,望着前方的对手,地上的兄弟,竟都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逃跑。
他们短时间内抽不开身!
然而,警方却抓准时间马上切入战团。
“嗙!嗙!嗙!”只见警员们扛着盾牌,砸着警棍,以三人一小组的执法阵营不断切割,包围,把古惑仔们砸倒、缉捕!
“啊!”
“啊……”一名名古惑仔给警方们撂倒、锁好、接着警员们又冲向下一个古惑仔!
这就叫大势压人!
古惑仔连想跑都没地方跑!
因为各个位置早已都给警方封锁,不断往哪里跑都将遭遇警方铁阵。
旺角、西环、铜锣湾、新界……各个爆发古惑仔晒马的地头,全都上演着警队的强势席卷!
他们根本无法反击!
“庄sir,根据伙计的消息,蒋天养和陈天雄可能要到湾仔码头。”
“他们估计是约好的。”
“要一起跑路。”
当洪兴和东星全面开展,事态超出计划以后,蒋天养与陈天雄两位社团龙头,便知道大势已去,留在港岛会有很大危险。
说别说手底下的人出卖、指正、搞出些什么“领导三合会组织”的罪名。
恐怕各种凶杀、领导暴乱罪就要扣到他们脑袋上了!
港岛警方肯定要扒他们的皮!
为了活命只能逃。
“哒哒哒。”庄世楷轻敲着车窗扶手,抬头对刘建明讲道:“开快点,别影响我给朋友送行。”
“是,长官!”刘建明大力踩下油门,抬眼看向后视镜,又补充道:“我已经通知水警区了。”
庄世楷很随意的摆摆手,示意小弟专心开车,别TM再说废话!
…….
当大佬最怕什么?不怕输!不怕败!
最怕事态失去控制!
因为不管输赢成败,只要能够控制事态发展,一切事务都能徐徐图之。
甚至还有机会!
可当事态失去控制以后,便不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生死都不在掌握当中、掌握大势者便掌握着生死。
所以,不管是刚刚来到港岛两天的蒋天养、还是盘踞港岛十余年的陈天雄!一旦当事态超出掌控,马上便选择灰溜溜的败离港岛!
如果他们能够逃出港岛,还有机会在泰国抽丝剥茧,分析局势,以期重头再来。
他们至今没搞懂是怎么输的。
事态又怎么会发展到现在…
唯有掌握大势者,运筹帷幄,操弄满城四九仔!
……
“扑!”砵兰街,一名高级督察穿着防爆服,扬起手中警棍,一棍、一棍、又一棍!
每一棍都结结实实砸在一名古惑仔头顶!
片刻后,古惑仔满头鲜血,趴在街边,死得不能再死!
这具死狗般的尸体、正是东星扎职人:风雷虎亚朗!
“死扑该!”高级督察收回警棍,站在路边,低头望着血淋淋的尸体,嘴角只是发出一记不屑的冷笑。
今天为什么庄爷要让两大社团全乱起来?为什么要让警队最后登场?因为庄爷要一下打垮两个社团的全部骨干!不止是几千号古惑仔要遭殃,两大社团有名有姓的古惑仔,除了“自己人”,全部都要死!
按照庄爷的话“每个都必须死透”!于是警员们执行任务自然下狠手,一个个都朝着要命去!
记住!这次不是清扫社团!这次是打垮社团!!!
……
旺角。
一名军装督察单手持枪,一步步把“口水基”逼到角落,用枪口瞄准“口水基”的脑袋。
“长官!大佬!大佬!”
“我投降!我认罪!”
“千万别开枪!别开枪啊!!!”口水基满头鲜血,浑身大汗,跪倒在地面,高举着双手,一副早已吓破胆的样子,对着警官痛哭流涕。
“基哥”刚刚在两大社团交战的时候,便已经TM很害怕了。
随着警队强势切入战场“洪兴”更是给打得鸡飞狗跳,死伤遍地,口水基很干脆的丢掉节操,跪地投降。
他洪兴双花红棍不要面子的吗?没错!在差佬的枪口面前!双花红棍也不配有脸!
可是军装督察眼里却没有任何怜悯,目光冷冽缓缓扣下扳机,最终一道响亮的枪声响起:“砰!”
火熱都市异能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672 莊生,港島您就是天!(求訂閱,求月票!)熱推
“轰!”口水基栽倒在巷角阴暗的血泊里。
“庄sir有命!”
“枪决!”军装督察平淡吐出几个字眼,冷静把枪插回腰带:“要怪,就怪你在名单上!”
名单上的人可不止“口水基”、“风雷虎”、“十三妹”等人。
洪兴!
韩宾死…
恐龙死…
大宇死…
马王死……
东星!
耀扬卒…
四仔卒…
飞仔平卒……
不管是洪兴十二扎职人,还是东星五虎将。
庄爷话!
杀!
这才是打垮全港社团的真实节奏。
一旦开干。
全部赶绝……
湾仔。
深夜。
码头旁,一盏灯光打亮。
一支小小的车队三辆轿车泊在岸边,六七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东星枪手,分别散步在四周,表情严肃的望着前方。
乌鸦哥一个留着斜刘海给海风吹起,手指尖掉着根香烟,静静坐在轿车头等候,不知是等人还是等船,亦或者两者都等。
“呼呼。”这时两辆轿车迎着寒风缓缓驶进码头,早有约定地驶向位置,稳稳停在东星车队面前。
“啪嗒!啪嗒!”五六个洪兴保镖相继推开车门,蒋天养带着黎胖子下车,抬头看向前方的乌鸦。
只见他合拢西装,表情紧张的来到乌鸦面前,再望向海边,语气沉重的问道:“我安排的船呢?”
“呵。”乌鸦哥轻笑一声弹指把手上的烟蒂甩掉,对着蒋天养答道:“不止洪兴的船没来,东星的船爷没来。”
“嗯?”蒋天养马上意思到不妙。
“我已经派人联系越南佬的船了,另外给澳门那边也打电话了,如果船能过来的话,我们还有一点机会。”乌鸦哥靠着车头讲道。
“吱啦!”此刻一辆开着大灯的轿车侧面杀到面前,潇洒的侧停在两班人马前,庄世楷推开车门,捏着衣领,皮鞋踩在地上轻轻一剁,笑着和他们讲道:“两位大佬,你们没机会了。”
“砰砰砰!”
“砰砰砰!”
刘建明刚刚推开车门,站在黑色轿车旁给庄爷当泊车小弟,两队举着冲锋枪的重案组便绕后出现,借着夜色与集装箱的掩护迅速开枪,直接把蒋天养以及乌鸦两人的马仔全部扫倒。
一阵单方面的激烈枪响结束后,海岸码头多出一股血腥味。
洪兴、东星只剩下蒋天养、乌鸦两人、两大龙头。
“退!”
刘建明抬起手喊出一声。
“哗啦!”
两名重案警员立即放低枪口,迅速缩回阴影当中,不妨碍大佬做事。
庄世楷脸上挂着笑意,慢条斯理的打开枪袋纽扣,抽出佩枪,笑道:“蒋生、陈生、以后没洪兴和东星了。”
“念及当年两大社团的风光,我亲自来送你们两位一程,请两位切勿太过悲伤。”
“人力终究比不过天,时代不需要你们,sorry,你们就得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庄世楷双手来回抛着手枪道。
蒋天养却抓着手仗,忽然迎着海风放声大笑:“哈哈哈,庄生,领教了!”
“虽然我回港岛只有短短三天,但是短短三天,我却领会到泰国永远没有的手笔!”
“什么叫天?什么叫大势!我算是悟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672 莊生,港島您就是天!(求訂閱,求月票!)
蒋天养握着手仗双手抱拳,恭声讲道:“港岛,您就是天!你就是大势啊!!!”
“我蒋天养输的心服口服,不管是杀是抓,坦然受之,庄生,请吧!”蒋天养拱手请道。
庄世楷对他点点头,赞道:“蒋生慢走!”
“砰!”庄爷跨前半步,举起手枪,扣下扳机。
海岸上一记枪声响起,蒋天养载倒在地,洪兴绝了!乌鸦却满心不甘,不愿屈服命运,趁着庄世楷和蒋天养刚刚交谈完毕,开枪射杀庄世楷的间隙迅速抽出手枪,试图对庄爷开枪!
“大哥!我要给你报仇!”乌鸦脸庞狰狞,咬牙切齿。
“砰!”一道枪声却提前响起,直接贯穿乌鸦的眉心,让乌鸦死得比蒋天养更惨。
“自不量力。”庄世楷开完第二枪,脸色平静,吐出四个字,便把佩枪插回腰间,朝车旁的刘建明摆摆手道:“我们先走,现场让湾仔重案收拾下!”
“yes,sir!”刘建明给长官拉开车门道。